自我妄想

那年那月那个老师(安雷安无差,有后续)

之前的坑(

————————————————

学校里来了一个新老师,名字叫安迷修,长得太帅了被学校女生八出了八百年不上的微博,名字叫最后的骑士,粉丝团改名骑士团。

说起安迷修这个人,可以试着用他名字的第二个字的谐音谜解释一下,入校第一天跟自己要带的班上的一个学生打了起来,还是平手,在不大的校园里传开了,出名了。

这个学生,叫雷狮,旷课是日常,是个富二代从来不担心钱的事情,遇见安迷修是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从校医务室出门,看见安迷修对着帕洛斯和佩利在说话,看脸也不大,就上去说了一句:“你管的真多啊?”

两人还有些身高差安迷修瞪着雷狮问道:“你是哪个班的?”

“我是哪个班的为什么要告诉你啊?你是什么人?”

“我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老师?我在学校教职员室从没见过你。”雷狮手在安迷修的头上比了比“老师您,身高满180了吗?”

安迷修气急:“没有180不能当老师吗?”

“呵。”

两人打成一团,那天是星期五。第二天放假,雷狮在群里看到说是有新的老师要来,之前那个老师外调到别的地方去了。

“新老师?长得怎么样?”

“听说很帅诶!在原来的学校声望挺高的,他们都不愿意这个老师到我们这来。”

“哦,那个新老师啊,不就是星期五在操场旁边的树下和雷狮打了一架的那个吗?叫什么来着?安迷修?”

雷狮看着群里的消息一条条刷过,内心复杂,没有想到真的是老师啊,还是自己班上的,等星期一上学了见面多尴尬啊,简直不想去学校。

之前的老班眼神不太好每次点名雷狮能跑就跑,这次的这个老师看起来不像是个近视眼,一双绿色的眼睛在雷狮的脑海中闪过,脑壳疼。

星期一还是来了,雷狮选择去学校面对。

安迷修换了一身衣服,不是那天的衬衫加领带,今天的天气比较冷穿了件暖黄色的外套,显的人的年龄更加小 了,意外的是点名的时候安迷修还是很平常的对自己,看了一眼自己就继续低头看名册,新老师第一次来上课大家都很给面子没有旷课,这个好现象只保留了一个星期。

安迷修坐在家里改着卷子抽空看了一眼空缺缺的名册直揉眉心。

甚至想找雷狮打一架。

这一个星期两人相安无事,雷狮虽然看起来皮但是作业做的很好,成绩也不低。

安迷修快忘了那个嘴角带血,头上纱布的雷狮了。

仿佛提醒一般,在安迷修周末备完课出门买菜的时候,看见了特别像雷狮头巾的一抹黄,提着一小袋鸡蛋就寻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什么仇,四五个围着雷狮一个人打,又从路口走过来一个人,手上拿了一根钢管,往他们的方向去,一开始雷狮还可以抵挡,但是挨了一钢管之后,趴在地上,其他人停下了动作盯着雷狮。

安迷修想也没想拿起手中的鸡蛋“咻”一砸一个准“啪”砸在他们脸上,蛋液混在脸上有人吃痛的大叫,可能砸到了眼睛。

跑过去带上雷狮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家门口,这个时候才中午,天气还有些热身上出了一身的汗,将人搬进家直接丢浴室,解开衣服才看见腰上的伤口和手上的青紫青紫的印子,有些惨不忍睹,给擦了个身就放在自己床上,自己冲了个凉将衣服放进洗衣机就出门了,有点可惜自己的鸡蛋但是看见床上躺着的雷狮安迷修只能叹口气带上钱包出门买菜。

在菜场选上些小菜准备熬粥还带上了一点肉,看起来雷狮像是喜欢吃肉的样子,摸了蒜和姜带上鸡蛋就回家了。留意了一下没有看见那些小混混的身影。

到了家门口还左右看了看,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怎么回自己家里跟做贼似的。”

人还没有醒,安迷修熬上粥把衣服晾好再回来准备好小菜时,粥的香味已经出来了,听到有脚步声,回头看见雷狮扶着卧室的门框看着自己,眼神里带着疑惑。

“这什么味道?好香。”

看了眼电饭煲,粥好了安迷修拿了一个碗盛了一碗引雷狮到餐桌坐下:“青菜瘦肉粥,你受伤了还是吃清淡一点吧。”

“安老师怎么会在那里?”雷狮拿着勺子勺了一点粥放着嘴边吹。

“买菜。”安迷修转身进厨房将自己的粥盛上带上炒好的小菜出来,盛小菜的碟子上放了一双公筷。

——————————————


评论
热度(2)
 

© 肥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