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妄想

群里有两个小姐姐都生日..(算是个生贺但是都晚了...

ooc

 -----------------

金铃索面色潮红,在酒宴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对劲,是在各敬了一轮酒之后才开始的,只是金铃索本身就不擅长饮酒,平时也不碰,所以喝了一些酒有些晕也不甚在意,酒宴进行到一半被看出来脸色不太好,就决定让人送他回房,紫薇从自己的位子上站了起来接下了话茬:“我来送吧。”

走到金铃索的位子上将人打横抱起,直径出了门,门里的酒宴还在继续,晚风吹过,金铃索清醒了些脸红眯着的眼睛看向抱着自己的人,却怎么都看不清。
手握紧了那人胸前的衣服,扯出几丝褶皱。
紫薇将人送到房里,打了水给金铃擦了擦脸,却被牢牢牵住了衣袖,半分动弹不得,手上的凉帕子也热了些。
紫薇小心的用另外一只手试图将帕子递到水盆里,但是差一点。
无奈的看着床上的人,双眼紧闭,眉毛拧了一个小疙瘩,伸手抚上金铃索的脸,在眉间轻揉。
金铃索身子有些动静,脸上的红晕稍下去些,眼看人就要起来手松开了紫薇的衣袖扶着床板,紫薇上去扶看见金铃索一只手飞快的捂住了嘴,慌张的喊到“等会等会。”端着水盆就送到了金铃索面前“吐吧。”
将胃里的东西掏了个干净金铃用紫薇递过来的茶水漱了口后好多了在床上躺下。
紫薇将盆送走换了一个盆回来给金铃擦了一下脸,这下金铃索倒是没抓着衣袖了。
紫薇倒了一杯茶给自己解渴,一时无言。
“明知自己酒量如此不好也不知克制一些。”
“可万不能让他碰着酒了。”
床上的金铃索只觉得身体燥热,一层薄汗出来身体变得有些黏黏糊糊的,将被子踢开摸索着将自己的衣服解开,紫薇大手一按说到:“别动,感冒了可不好。”
将被子扯上了盖好,就被挣脱出来的手抵住了脸,金铃躺着床上迷糊的说着:“热啊,好热。”
“喝点水吗?”
“是这里热啊……”
金铃攀着紫薇的手起了身,脸上不正常的红晕,在床上扭动的腰肢,无一不在点起紫薇的欲望,迷离的眼神在从窗户边进来的月光下看着格外美好两人的唇齿相交。
紫薇的手抚上金铃的腰,感觉到人一颤。
手抽了回来在金铃的脸上拍了拍:“醒醒,金铃儿你还认识我是谁吗?”
“嗯...?”
紫薇两手拉了拉脸皮:“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金铃半睁着眼睛看着紫薇,两两相望紫薇的脸开始有些红了,金铃一低头埋在紫薇的胸口,手攥紧了他衣袖。
“紫薇...你是紫薇..”
紫薇送了一口气,心到,还认得出人,没有醉的太厉害了。
“我去关窗户你先休息一下。”
关了窗户回头看了一下金铃还坐在那里不动,头低着掩饰自己的神色想是在忍着什么似的,凑近一看才发现脸红的厉害还在微微颤抖,紫薇扶上金铃的肩膀低头看他:“你...不要紧吧...”
紫薇原先以为他只是喝多了现在看来好似被人下了药。
金铃抬头直视着紫薇眼中含泪带上了一丝媚色:“能不能,帮帮我。”
紫薇心头一颤,自己对金铃儿存着什么心思自己是知道的,所以才直接将人从酒宴带回了房间,本来是想趁着酒劲告白的,但是不曾与金铃儿对饮,平时也没见着他喝酒,没想过喝了一点能醉成这个样子。

现在看来可能是被下药了。

-----------------------

没完还有!

我还在码(

评论(2)
热度(15)
 

© 肥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