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妄想

《许》

树叶被突然一阵妖风刮的响,从树中窜出几人,身着黑衣,锐利的刀挥动着,破风之声伴随着致命的攻击冲向林中人。

林中人怀中一婴儿被紧紧的裹住,深埋在人的怀中无防备的睡的香甜,嘴巴还吧嗒吧嗒的动着,不知道是梦见什么好吃的。

林中之人叹了一声气,抬手挥刀利落的解决几人,快步往山上一个丘坡,一跃而下,带起几点零星的枯叶飞舞,在月光下很是决绝。

黑衣人绕到此处,月光下的林子安静的很,众人屏住呼吸在四处查看,却不见人影。

似领头之人大喊一声:“找!”

“定就在此处,跑也跑不到哪去。”

说罢有一人惊呼,掉进了一个坑里,在坑里像是还有一条密道,一个个的纷纷跳入坑中往坑里去。

听到脚步声远去的声音,藏进洞里的人护好怀中婴儿,在洞里躲了一夜。

第二天,在洞里躲了一夜的人,将婴孩放好,给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出门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容一人的坑,往坑底望去也不知是通往何处,小半个晚上了那群人都没有回来想必这坑底深的很,打量了一下四周,滚了几个大石头彻底将坑口遮了个严严实实的,光都透不进去。

突然听到脚步声,闪身进了洞,将婴孩绑在身上,手紧握住了自己的刀,在洞里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细细分辨像是一个半大的小孩,还是一个人。

焖着不敢出声,但是在洞门口的杂草被一根直进来的棒子掀开。

曲御本是回来的路上遇着了一只被笼子困住的兔子,提上了回洞里,却看见了自己洞门口的草上面有些许被践踏过的痕迹,就连大石头的位置都不对了,悄悄的走进自己的洞门口,践踏的痕迹不能确定是进洞的还是出洞的,只能拿上棒子小心翼翼的靠近。

当洞里人和曲御打了一个照面,曲御被人快一步扯进了洞里,那人拿刀抵在曲御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到:“小孩你是来干什么的!”

曲御壮着胆子回到:“这是我的洞!我还想问你是什么人呢!”

那人一愣,像是没想到一个小孩子竟不恐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

只能放下刀,那人开口:“我叫张季,被追杀逃进这里,还往小兄弟见谅,不会耽误太久的。”

曲御狐疑的看着他,只感觉到张季的示好,看到张季怀里还抱着什么似的,小小的一团,好奇凑前瞄了一眼却发现是个小娃娃。

张季察觉到了曲御的视线,倒是也不隐瞒的将怀里的孩子大大方方的给曲御看。

“还没有问过小兄弟的名字。”

“哦哦,你就叫我小御吧。”

“小鱼?”

“嗯。”

张季暗自点头:“可拜托小鱼兄弟一件事吗,在这边最近的镇子上找一个叫相琛的人,带他来这里,我有事跟他说,我受了伤现在还走不了。”

曲御有些为难:“可我不识字,找起来会很困难的,你要等我就得等久一点。”

张季点点头表示无碍。

——————

这个算是原创(


评论(1)
热度(3)
 

© 肥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