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妄想

《许》

爬出洞之后曲御还将洞口的杂草仔细铺了铺,频频回头,才快步下山去了。

曲御本想着下山一见着人就问,也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相琛背了一个大篮子手上拿了一把锄头这边上山的时候撞见了下山的曲御,喊住了人,刚想问问,没想等小孩一凑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居然是同时开口:“你知道…”

相琛有些失笑:“你先说吧。”

“你知道一个叫相琛的人吗,我找他有事。”曲御也没有丝毫唐突了人的不好意思。

“我就是,你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有一个叫张季的人跟我说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那劳烦小兄弟带路了。”

两人快步往山上走,到了洞口前听到里面婴孩的叫声,像是在玩闹,杂草一拨开看见张季在逗着小家伙玩的开心。

像是被两人发现之后有点不好意思,耳尖有些细微的发红。

相琛从他手里接过小孩哄了一会,孩子安稳的睡在了相琛的臂弯被放进了篮子里用一些先采了的草药先垫上,弄好了之后背好装备下山,全程一句话不说。

张季在曲御的目光凝视中有点小尴尬:“小琛儿,能帮我弄套干净的衣服来吗?”

相琛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朝着曲御说:“小兄弟能跟着我一起下山吗?”

曲御看了看一身夜行衣的张季又看了看背着篮子准备下山的相琛,决定跟着相琛下山。

两人绕远了从后门到了相琛的院子。

曲御这才发现是镇子上的一处私塾所在,有一天下雨的时候跑到这边的屋檐躲雨,听见了屋子里面的读书声,之后就经常跑到这边附近来听课,现在一想相琛的声音倒是很想上课时候的先生。

跟着相琛进了一间房子,将篮子放好,把小娃娃抱了出来放在床上,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两套新衣服,递给曲御。

“你可以把那一套小衣服穿身上,大的就给山上那个人。”

曲御没有直接接过衣服,而是看了看自己,手在身前不安的搓动。

身上是洗了跟看起来没洗过的破烂衣服,刚刚是因为发现了太多事情没有想过自己的衣着,现在看起来像是没事了,自然是会在意起这种小细节。

相琛看着这小儿有些拘谨的模样,笑着说:“小兄弟可需要去洗一下?”

收拾妥当之后相琛还给曲御将头发拢到一处用细长的发带扎紧了,将衣服给了曲御让他快去快回。

曲御到了的时候却不见人,后面传出的沙沙声,让曲御一惊汗毛一竖,慢慢的回头看见了在只围了一块布在腰间的张季,在手臂上面还有渗出血的衣服布料捆着,另一手上还有根磨尖了的树枝上面有一条尾巴还在动的鱼,随手插在地上之后从曲御手上将衣服穿好了。

“你到溪里去了?这是相先生让我给你带的衣服。”

“谢谢小鱼,刚刚还不见你如此生硬,现在倒是客套起来了。”

“相先生是个有知识的人,跟你可不一样。”

张季将衣服穿好之后笑道:“我的知识可不是小琛儿能比的,某些方面他还不一定能胜我呢。”

“你瞎说,相先生是教书的先生,是最厉害的人。”

张季摸了摸曲御的头无奈说着:“是是是,他最厉害。”

“咱们下山吧,你要我牵着吗?”

“不要,相先生说了要走后门,我带着你去。”快步小跑下了山,张季只能抬腿跟上,提上木棍,照顾好木棍上的鱼,也没再调戏曲御了。

两人到了相琛的院子里,将张季的住房安排好之后让曲御跟着他来。

两人同处一室,曲御手上攥紧了身上的衣服,准备将衣服脱了的时候,相琛问他:“你愿不愿意留下来?”

“留下来?”曲御此时的眼睛有些微微发亮,小脸是涨红涨红,眼神中透露着期待。

相琛拉过他的手,轻声的说着:“是的,留下来。”

“留在院子里,学习,读书,你愿意吗?”

“…可是我没有钱…”曲御想起来自己有次来蹲墙角的时候,陆陆续续有很多穿的很好的学生们进进出出,他们肯定都是大户人家的孩子。

“你如果实在是过意不去的话,我的院子这么大,你能留下来帮帮忙吗?”

曲御有些说不出话:“相先生….”

相琛轻轻拍了拍小孩的肩膀说到:“你有名字吗?”

“我我我我我哦之前听您说,御是抵挡的意思,我就特别喜欢这个字。这是我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字。”曲御的手在身后紧握,脸上还是不消的绯红。

“那这样好吗?再加一个字,叫曲御可好?”

曲御的喜怒哀乐很快的浮在了表面上,一张白净的笑脸绽开,未长成的童音脆生生的说:“谢谢相先生。


评论(7)
热度(2)
 

© 肥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