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妄想

《许》情人节番外

在京城,有一座著名的青楼叫做迦人阁。

此时是曲御带着夙郄上了一回青楼,正当七夕,楼里举办了什么选秀,说是有许些美人曲御就带着夙郄来看看眼界。

到了地方,曲御带着夙郄绕远了一些直接上了二楼的走廊里头,尽头的房间里传出令人害羞的声音,曲御夙郄二人一起走进,然后敲了敲门。

里面传出一声:“进来。”

推门进去见两位男子,一位靠着床边一位依在那人怀里。

靠在床边的男子抬头,本被墨发遮掩的容颜露了出来,令人惊艳。

“原来是曲御,今日为何事而来?”

“我带着我的弟弟出来见见世面。”

“那必然是好的,我吩咐人给你准备最好的位置,让你们好好享受。”

“谢过狗哥了。”

“去去去,你小子我还不知道,我还有事,你先行一步,我忙完了找你~”

“那我先去。”

曲御和夙郄刚到了二楼的楼梯口,被人领到了夹层的一间里。

途中谈起。

“希之你可知为何这迦人阁生意如此红火?”

“莫约是这夹层的房间吧,二楼比普通青楼要高耸许多。”

“郄儿还去的别的青楼?”

“你一路上带着我来的时候,途径许多青楼,我看出来的。”

“郄儿果真冰雪聪明,这房间用处可大了,至少不会泄露你的身份。”

“如此甚好。”

进了房间之后,夙郄将自己的面罩摘下。

因为好歹是朝廷官员,新上任不好出入这风月之地,就上了面罩。

做了好一会,听完曲御介绍着这迦人阁的厉害之处,心里不由得起了佩服之心。

提前到了许久的二人坐在床边聊了好半会。

听见门被敲响,曲御扒了夙郄的一边衣衫,还扯乱了腰带再出的声:“何事?”

没有回答的,门直接被打开了。

来人没好气的声音说着:“我那花魁儿今日身体抱恙我只好还陪陪你们了。”丢了一堆的书放在面上。

曲御将夙郄揽在怀中:“你是怨我吓着你的花魁让你无乐子可寻,就来打搅我的好事?”

他看了一眼:“你这是好事?送你几本书,你好好钻研。”

“我就是跟你打个招呼,下去了,你们最好是带上一个小哥儿走,不然这一笔扰我之帐,迟早要跟你算的。”

“回头给你们上点蜜饯,阁里手巧的孩子做的,味道上好。”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夙郄才从曲御怀中将头抬起来,就看见了书。上面均无一字,好奇拿了几本一看就见了男子交合之画面。

红了脸便不再翻了,也不说多话。

夙郄悄悄的看了一眼注意力在一楼台上的曲御,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心里送了一口气。

也关注起了台上的选秀。

几位小哥儿一齐上台,曲御摸着下巴想了一会。

“他说要我们带一个人走,郄儿想好带谁了吗?”

夙郄看了几眼问道:“带回去做什么?”

“自然是行房事,还有别的吗?”

“若是行房事我倒觉得不必如此。”

“那咱们带一个回去,做小厮。”

“这么昂贵的小厮,我可用不着。”

“其实方才他同我说要来点蜜饯,我看这其中那个小哥看着就想块蜜饯一样,甚是美味。”

“若你这么想要一个,你就要吧。”

夙郄说完了这话直接再没搭理曲御,而是面无表情的翻起了桌上的书。

蜜饯儿似的人儿马上就送到了房间。

一进来就扑通跪倒在了夙郄的目前:“多谢这位爷。”

夙郄让人起身:“你叫什么名字?方才人声多嘈杂没有听清。”

“奴家叫糖糖。”

“嗯,曲御你去阁主那把钱付了咱们回去吧。”

“是。”曲御一出声,糖糖才看见那个一直存在感不是很高的人。

立马起身行了个礼。

曲御摆摆手表示没事,走出了房门顺便关上了门。

到了阁主的房间里面,不在乎形象的往边上一靠。

“你若是看不下去直说,没必要找人膈应我。”

“哪能,是我这蜜饯儿小兄弟近日才来,不习惯阁里的气氛也融不进去,只好为他寻一个好人家了。”

“信了你的邪,银子我是不会给的。”

“这倒不是大事,你去吧。”

曲御退了出去,狗哥问了一句:“药给了吗?”

突然一人声音出现:“7给了。”

另一人的声音还有些戏谑:“阁主您和2还真是的~”

此二人站在了床笫左右。

狗哥有些燥:“你们让花魁来,就可以下去了。”

二七便闪了。

曲御回到了房间却听见了房里传出的缠绵之声。

无奈只好守在门外。


评论
 

© 肥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