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妄想

喵喵喵(题目和内容没有半分钱关系)

第一章

金铃索挥舞着手中的白绫,白绫一端系着的金色小铃铛,在空中摇摆着,突然击中了什么东西,没有发出铃铛的清脆而是闷响了一声,一个紫色的身影,一丝的银发飘逸在金铃索的眼前,一把软剑直的一划,剑气划向铃铛闷响之处,快的像闪电,没有留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空气中飘散开来的青黑色雾气中夹杂着痛苦不堪的呻吟,狰狞的面孔消散在了空中,只留下一句久久不散的你给我等着。

金铃索拍拍自己身上的灰,手腕一抖,挂着铃铛的白绫随着清脆的响声回到了手上:“回去了,紫薇。”

被唤做紫薇的银发青年甩了一个剑花将剑收入剑鞘之中:“等会路过蛋糕店进去买两个蛋糕。”瞬间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金铃索只是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挂在腰间的剑。

金铃索左手提着蛋糕,右手在掏着左边裤子口袋里的钥匙,回来之前在紫薇回到剑里之后给绿竹发了一条信息。

走下楼梯,负一楼的门口挂着一块不大的牌子,绿色的牌子上面写着一行驱鬼联系电话。

拿出钥匙开了门,在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地方,无比的熟悉,暖黄色的灯光让人格外的放松,将蛋糕放在一边的茶几上,金铃索直接摊在柔软的布制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将剑放在了旁边,开门的动静惊扰了在房间里休息的绿竹,搭一件深绿的T恤和黑色长裤就出来了,有些长的头发用绿色的发带扎在脑后。

坐在旁边的随手将茶几上的蛋糕盒打开,拿了一块出来,咬着蛋糕,声音有些模糊不清问道:“今天的委托完成的这么快…”一顿,声音有些变化:“这是哪家蛋糕店?”

还念叨着:“嗯,挺好吃的。”

“街角的那家店子,新开的,你给紫薇留一块,我去洗澡。”金铃索撑起自己的身体,踱到自己房间,取出换洗衣服和浴巾,出来进了休息室里的浴室。

“嗯,好,辛苦啦。”绿竹看着金铃索的背影,嚼着口里的蛋糕若有所思。

“紫薇,你不觉得今天的金铃儿有些奇怪?”绿竹像是对着空气在问。

“不觉得。”紫衣银发的人出现在沙发上,坐在金铃索把盒子里的蛋糕拿出来,端手上慢慢吃,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变化。

“茶呢?”声落,绿竹起身将泡好的绿茶放在了茶几上。

绿竹吃着蛋糕,另外一截被出现的黑色长发青年咬掉一口。

“玉萧你不觉得吗?感觉今天的铃儿好累的样子?”绿竹问了问趁自己不注意咬掉自己一小截蛋糕的玉萧。

“你要是想吃,下次就让铃儿多带一份不就好了。”

玉萧坐在紫薇的旁边:“每次店子都不一样,买到难吃的怎么办。今天的挺好吃。”转了一下手上的玉制萧管,端了一杯茶:“今天的任务是什么来着?是一个什么鬼?”

紫薇哼了一声,嘴里是蛋糕有些不好说话,三人听见休息室里传出了水声,不多时停了,金铃索在浴缸里长呼一口气,本因为水流的停止和蜷缩在浴缸里不动的人,水面早已平静,却又因一口长呼泛起了涟漪,在浴缸的水面上回想起自己和紫薇初见。

是跟着绿竹和玉萧一起完成了委托的金铃索,遇到了一身蓝白西装的白发倚天和酒红色西装的红发屠龙,只是屠龙没有长发,剪短了,显的利索了不少。

倚天将被禁制紫薇软剑交给了金铃索:“这是你以后的伙伴。”

金铃索没有接过,也没有说话,表情却很抗拒。

屠龙直接跟绿竹玉萧聊起了天,都约好了有时间一起喝酒了,绿竹好奇的看了一下,倚天也没有说话,像是不想多说。

微风勾起了两人的发丝,沙沙作响的路边树是他们那个时间线唯一的声音。

两人僵持一下金铃索面上有些不悦,但还是接过了剑,挂在腰间。

倚天见金铃索接下了剑直接抬脚转身的离开,屠龙那边注意到这里的变化也赶紧跟上倚天,两人稍走了几步,面前出现银色亮光的光圈,两人消失不见。

金铃索拿着剑,也就挂在腰间,没有丝毫动作,没有什么话说,还是和绿竹玉萧一起回工作室。

绿竹也是倚天和屠龙将萧管送到手上,作为搭档一起解决委托。

这是金铃索在绿竹这里待的第三个年头,委托人来了之后评级,只要难度不高金铃索一个人可以很好的解决,难度高的需要绿竹和玉萧出马。

所以金铃索来了之后绿竹和玉萧轻松了很多,金铃索需要的只是一个吃住的地方。

金铃索接到了紫薇软剑,但是显然没有希望作为搭档一起行事,金铃索不叫名字的话,紫薇是不能出来的,除非是金铃索的生命受到了极大的威胁,紫薇才能突破剑鞘上施加的禁制。

几个委托过去了,绿竹还没有见过紫薇是啥样的,就看到了个剑。

直到有一次委托金铃索出门,回来的时候绿竹忙着手上的活,听见了门开的声音打了一声招呼,被玉萧拍肩膀提示了才看见金铃索被一个银发的人扶了进来,衣服上有些破损,但是伤口已经愈合。

绿竹赶忙上去将人引到了沙发处,给金铃仔细看看之后发现好像没啥事。让银发抱到房间了。

银发将人放在房间的床上,就被绿竹叫了出去。

“你是紫薇?”

“嗯,绿竹?”转眼看向玉萧“玉萧?”

玉萧有些惊讶:”你认识我吗?”

紫薇点点头:“在剑里面的时候我能看到感受到外界,只是金铃不叫我,我无法出来。”

玉萧沉思了一会,自己当时到了绿竹的手上,绿竹是立马就把他喊了出来,平时在萧里也是休息,一有什么感觉马上就能出来,不存在什么被困。

紫薇软剑接着说道:“因为剑鞘上的禁制,我的第一次出现必须他叫我的名字才能破除,除开特殊情况。”本该是落在倚天身上的任务现在到了紫薇这里。

“今天的委托有些棘手,还有一个躲在附近的小鬼捣乱,我才能够出来。”

绿竹去饮水机接了杯水递给紫薇:“喝口水。”

这些金铃索失去意识之后的事情都是绿竹后来告诉他的。

至于之后还有什么事情绿竹却是没说,其实紫薇也没有做多的解释,就是跟绿竹说要照顾自己,回避了问题。

金铃索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紫薇一张脸,银色的发丝和金色的绕在一起,还有在被子里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自己还枕在对方的胳膊上,就差抱一起了。

紫薇这厢,吃着蛋糕,给绿竹说了一下今天的委托,本身难度不算高,面对鬼这种东西还是要小心,那个鬼一开始就不现身,金铃索拿着自己的手机一字一句的念着上面的资料信息,本来和搭档一起上路,见过路上遇难,自己死了搭档却活了下去,本来搭档比自己就更有才华,也更有能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世间待的年岁一长就无端的起了嫉妒的心,发出的声音甚至有些扰乱人的心神,只是捋顺了之后,心里压不住的邪念使整个鬼都有些狰狞。

最后金铃索还是干净的解决了。

紫薇简短的描述让绿竹和玉萧两人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许是有什么地方紫薇没有说。

觉得水温渐渐有些凉了,从浴缸里起来冲了一下之后擦干净了身体挂好浴巾,换上了准备在一边的衣服,有些宽松的白色长袖,黑色的休闲裤。

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出了休息室,白色的头绳绕在了手腕上,紫薇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绿竹在整理东西,玉萧在上网。

走到沙发上坐下,发现紫薇看到是这段时间的古风剧,里面慢动作的打斗和飘逸的衣摆看起来特别厉害,还有各种颜色的光交杂在一起。

金铃索去倒了一杯热茶,回来接着看。

此时安静的有些可怕,平时话多的绿竹也没有多说什么,金铃思索了一下:“蛋糕下次还买那一家的吗?”

绿竹有了一个话头就好说了:“好,下次要不试试慕斯吧?或者别的。”

玉萧也点点头,紫薇点头表示赞同。

金铃索:“今天的驱鬼很顺利,没什么事情。”

金铃索从掏出自己的手机,上面是玉萧发来的消息,一个可爱的揉头表情包,像是在安慰金铃索,玉萧没有表情变化的看着手机,金铃索将键盘调了出来,在上面手指飞舞的敲打着。

“没事的,就是有点累。”

“嗯。”

绿竹收拾完了就准备会放睡觉了,玉萧也跟着他一起,因为绿竹在自己房里加了一个放萧的架子,玉萧本人十分中意。

金铃也学着在房间里面放了一个剑架子,只是从第一次睡了床之后,紫薇就不太想呆在剑里休息。

没事的时候宁愿在剑外,不管做什么。

所以只有在金铃索睡着之后才会出剑躺在床上,等金铃醒来之前,回到剑里,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小秘密。

金铃索跟紫薇打了一声招呼将剑拿进了自己的房间,摆在剑架子上,钻进被绿竹晒过的被子里慢慢睡去。

在这个系统里面的搭档有很多,自己的师兄和搭档因为长年累月积下的矛盾,最后两人大打出手,不欢而散,金铃不想看见自己和搭档也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在倚天把紫薇软剑给自己的时候并不下接下

因为抗拒,在自我纠结的漩涡中不停翻覆,在看到绿竹和玉萧的配合之后这些情感被冲淡了很多,只是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和紫薇去沟通。

紫薇也不是什么爱开口说话的人,也是在金铃索无法应付的情况下,能够准确的帮他一把顺利解决,两人之间虽然没有什么沟通,但是配合还算默契。

也是因为委托的难度系数并不大,所以无所谓什么计划,两人之间也无需什么交流。

只是遇见难度大的委托自己能不能好好的解决,虽说第一次紫薇的禁制是强行的被破坏出来的。

救了自己。

只是因为自己的害怕所以不敢去尝试,将自己围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次的委托使金铃索想起了往事,心有些累,没想到表现的那么明显,被玉萧用绿竹的手机发消息安慰了。

不知道紫薇怎么想的,虽然一件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但是积少成多这个道理金铃索还是懂得。

不停的问自己也无济于事,只有迈出那一步。

紫薇回到房间,金铃索均匀的呼吸让紫薇稍稍放下心,虽不了解金铃索的过去发生了什么,共事的时间不算太长,只是今天的金铃索看上去十分的无奈和沮丧。

小心的钻进被窝里,将人揽进怀中,亲了亲金铃索的额头。

金铃索也无意识的蹭了一下紫薇的胸口。

在梦里只是被一个柔软的触感裹住,觉得十分舒适增加了依赖的情绪。

两人相拥到天明。

紫薇被发现的时候也没有多少惊讶,装睡,虽然很想看看金铃此时的表情,但是还是忍住不能睁眼害怕破坏这种平衡,感觉到怀里的瘦小身躯有一瞬间的僵硬,呼吸喷洒在自己的颈肩,有些痒,随后金铃靠近了自己,蹭了蹭,发梢扫过微痒处,紫薇听见金铃索的声音说:“一起睡没关系的。”

紫薇放在金铃索腰的手,紧了紧,装成像是刚刚醒过来的样子,微微睁眼,手揉揉金铃索的金发,窗外的阳光洒下,头发反射出的光泽显的有些神圣:“嗯?早上好。”

金铃索抬起头直视着紫薇:“紫薇。”

金铃索叫紫薇的名字次数,到目前为止是能数过来的:“你想睡床上,没关系的。”

紫薇有些哑然:“嗯。”脸颊有些绯红,像是不好意思。

金铃索倒是开心的笑了出来,因为他是第一次看见紫薇除开冷漠脸之外的表情。

从床上起来,拿上毛巾和牙刷杯子出门进休息室洗漱。

进过几次的合作,和早上的意外,紫薇和金铃索的关系好像没有那么僵硬了。

金铃索早上看见了紫薇的另外一面有些欣喜不已,映在镜子里刷牙的眼中带上了几分笑意。

——————————————

作者什么都不想说

评论
热度(9)
 

© 肥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