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妄想

记梦

在一个大礼堂,男性们在里面开着会,女性在外面不能进去,听着从大礼堂没有关的门传来的理念,一个男人朝我们这四个五个女人走了过来,让我们站好队,让我们如果有危险要把危险解除。

进来一只小奶狗,在我养的狗旁边嗅了嗅又

走了。

然后随着汽车的轰鸣声,我们看到了跟在后面的猩猩,有些大,他朝着我们走过来,对着我们怼。

我收不了了直接上手去抓,它在挣扎中似乎有些变的小了,我抓住了他的后颈,就像是抓我的狗一样,它在我的手臂上撕下了一块肉,吃痛的我放开了我的手,它开始跑,我开始追,路过大礼堂没关的门,我没指望里面的男人能够注意到我,并且帮助我。

我追到了它,这时的它又小了一些,我用另一只手重新抓住它的后颈,将它甩起来,甩在地上,甩在墙上,甩的它越来越来小,最后我拿着将它的脑袋往地上一敲,他嗖的一声变成一个硬硬的玩偶一般,只有我的巴掌大。

冲回自己的小团体,跟她们说去上厕所,让她们多加警惕,这时里面的一众男性有一个出来查看,开始往外面走。

我来到厕所看着跟男厕一样的女厕,洗手的时候碰到伤口,疼到醒来。
 
——————————————————————

好长时间没有做梦了,我大概也是有个念想了(ˊ˘ˋ*)

评论(5)
热度(1)
 

© 肥猫 | Powered by LOFTER